当前位置:惠州代孕 > 代孕新闻 >
小说丨怀代孕期间怎么安全啪啪啪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mybank88.com  发布日期:2018-11-12

  侧翻就好。

  

  01

  风逆大厦90楼,总裁办公室。

  巨大的落地窗映出窗外广阔的星海市景观,一道高大修长的身影正临窗而立,俯瞰着这座繁华而美丽的城市。

  秘书Cindy敲门进来,恭敬的对男人道:“总裁,《红巨星之心》作者的所有资料我已经给您拿过来了。”

  男子闻声过身,俊美的五官宛若工笔雕刻般精致,双眸带着点漫不经心的慵懒,却又锋芒暗敛,好看的令人无法挑剔。

  饶是Cindy跟在这男子身边多年,也还是无法做到心如止水。

  男子接过Cindy手中的资料,黑眸在扫过家属栏上的一个名字之后,嘴角忽然微微扬起。

  “小鱼,欢迎回来。”

  将手中最后一份资料代孕网整理完,鱼沫抬头扫了眼电脑时间,六点四十五分,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,鱼沫这才起身离开公司。

  等她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七点半了,客厅里,父母和妹妹已经在吃饭,看到她回来,父亲鱼海洋连忙放下筷子,对她笑道:“鱼沫回来啦,快,过来吃饭。”

  鱼沫嗯了声,换了鞋子往餐桌走去。

  代孕母亲冯美却是冷冷一哼,“这么晚回来也不知道打个电话,是想要我们饿着肚子等你不成?”

  鱼沫闻言觉得好笑,扫了眼桌上已经吃了过半的菜,心道你不也没等我么?不过这些年来这种情况她已经见惯不怪,她只当做没听见。

  妹妹鱼乐却是破天荒的主动开口帮腔,“哎呀老妈,你别总这样对姐姐好吗?她也是为了工作才回来这么晚的呀。”

  谁知冯美闻言更加不屑了,“哼,天天见她忙工作,赚的钱怎么没看到多几个?”

  鱼沫看着一脸刻薄的母亲,实在觉得很好奇,明明同样是她的女儿,她是根草,妹妹鱼乐却是宝,就算是偏爱,也偏的太过头了吧?

  妹妹鱼乐看向鱼沫,声音有些喜孜孜的:“姐姐,我参加了DK品牌的设计师选拔。”

  鱼沫吃饭的动作一顿,点了点头:“DK的筛选很严格,你有信心吗?”DK是风逆集团旗下的顶级珠宝品牌,享誉全球,鱼乐才刚大学毕业,若没有足够的经验和成绩,想进去很难,只是她做姐姐的不好直接说出来打击她。

  鱼乐却是眼神闪了闪,答非所问:“姐姐,如果我成功通过了,你也会为我高兴的吧?”

  鱼沫直觉有些不对劲,微微蹙了蹙眉,但还是点头,“当然。”

  鱼乐立刻露出个笑容,伸手握住鱼沫的手:“姐姐,DK要求参选者必须提交一张设计稿,我手头暂时没有什么好的作品……”

  鱼沫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。

  “所以我在你的画册里借了一张,没关系吧?”

  鱼沫顿时瞪大了眼,倏的站了起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  鱼乐被吓了一大跳,显然没想到她会发这么大的火。

  看到疼爱的小女儿被吼,冯美当场就火了,一砸筷子,“鱼沫,你干么这么吼乐乐?有你这么当姐姐的吗?”

  鱼沫理都没理她,目光狠狠的看着鱼乐,“你是不是把那张《红巨星之心》拿去投稿了?”

 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凶过自己,鱼乐顿时也生气了:“是又怎么样?”

  鱼沫急火攻心,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,咬牙道:“为什么不先经过我的允许?”

  “那张设计图你放在画册也是浪费,借我拿去参选不正好吗?等我进了DK再还给你不就是了。”鱼乐仍振振有词。

  看着鱼乐理直气壮一口一个借字,鱼沫气的浑身发抖:“鱼乐,你这不是借!是偷!”

  冯美见鱼沫居然说的这么严重,立刻怒喝道:“鱼沫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吧?什么叫偷?不就是一张画吗?给你妹妹怎么了?你用得着这么小题大做吗?”

  鱼乐见母亲护着自己,立刻委屈的眼睛一红,冯美顿时更加心疼了。

  鱼沫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,明明是鱼乐偷了她的东西,可在她眼里错的人居然是自己?

  鱼沫咬了咬牙,冷冷的看向鱼乐:“不要妄想着投机取巧一步登天!鱼乐,我给你一天的时间,把《红巨星之心》拿回来,否则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  说罢,身摔门而出。

  

  02

  冲出家门,鱼沫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,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彻骨的悲哀,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,即使没有代孕母亲的疼爱也没关系,可是,原来自己还是会在意,会难受。

  想到那张设计稿,脑海中就不由浮现出那个人的影子,心中又是一阵闷痛。

 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鱼沫翻了翻通讯录里为数不多的联系人,最后终于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  电话响了一会才被接通,背景声有些嘈杂,紧接着传来一个熟悉的爽朗女声:“喂,小鱼儿!死丫头你终于舍得联系我啦?”

  鱼沫仰头望向头顶星空,缓缓开口道:“双双,我好像躲不了了。”

  电话那头似乎沉默了几秒,然后走到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,楚双才沉声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  鱼沫简单将方才发生的事情跟楚双说了一遍,就听到楚双脾气火爆的骂道:“我去,又是你那个奇葩老妈跟妹妹,她们这是要上天吗?”

  鱼沫闭了闭眼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又或者,说了也无济于事。

  见对面鱼沫沉默,楚双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“希望明天能在被发现之前把画稿拿回来吧。”鱼沫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道。

  “如果没拿回来呢?小鱼儿,你有没有想过见见他?这么躲着终究不是办法的。”楚双叹气道。

  “我不能见他。”几乎是毫不犹豫的。

  又是这么一句话,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,楚双又想起两年前鱼沫找上她时的样子,她到现在都记忆深刻。“代孕为什么不能呢?那三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你要这么躲躲藏藏的?”

 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,每次一问到这件事,鱼沫就是这德行,楚双有些气不过,“好,你不肯说就算了,我看他找到你以后你怎么办!”

  说罢,楚双气呼呼的挂断了电话,想了想,又放心不下,边快步往外走边拨通另一个电话,“喂,阿远,给我订张明天回星海市的机票……”

  鱼沫听着手机里的忙音,苦笑了声,靠在街边的护栏上,仰头望着上方的繁星点点,这座叫做星海的城市,最美的就是夜晚的璀璨星光,纯粹美丽。

  不远处,一辆纯黑迈巴赫静静停在路边,车厢昏暗,只有驾驶座处一点红光明灭,淡淡烟雾缭绕。

  负责这片区域执勤的交警同志无奈的望着那辆顶级豪车的车牌号码,谁不知道这是星海市贵少李慕七的座驾,这条街禁止停车,而它已经在这里停了两个小时了。

  你说这么个大人物没事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偏僻的住宅区呢?

  车内十分安静,男人漫不经心的抽着烟,眸光却一直锁定在不远处的那道高挑纤瘦的身影上,此刻的他,犹如潜伏在丛林中的猎豹,优雅又危险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鱼沫终于站的有些累了,抬手看了眼腕表,十一点刚过。她站直身,深呼吸了口气,然后身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  在她动身的同时,原本安静停着的迈巴赫也跟着启动,远远的跟在鱼沫身后,直到她进了楼房,才调车头,疾驰而去。

  奢华低调的豪车行驶在高架桥上,男人戴上蓝牙耳机拨通电话,“喂,方乔,打电话通知《红巨星之星》的设计师明天来公司面试。”

  顿了顿,他又补充了一句:“我亲自面试。”

  

  03

  鱼沫回到家的时候,鱼乐和冯美母女俩还在看电视,冯美正在给鱼乐削苹果,鱼沫自嘲的勾了勾唇,过视线,往自己房间走去。

  “哼,还知道回来!”冯美阴阳怪气的哼了句,眼中不喜之色很明显。

  客厅突然传来鱼乐一声兴奋的欢呼,“耶!妈妈,我的作品通过了!DK通知我明天去面试!”

  鱼沫如遭晴天霹雳,几乎是冲口而出:“不行!我不同意!”

  正在高兴中的全家人一静。

  鱼乐脸色一变,声音陡然拔高:“鱼沫你什么意思?难道你现在要我退出选拔吗?”

  “你如果凭自己真才实学,我不会阻拦,但是设计稿是我的,我必须拿回来!”鱼沫语气强硬,丝毫不肯退步。

  真才实学四个字顿时踩到了鱼乐的痛脚,她脸色变的十分难看:“鱼沫,我可是你的妹妹!你何必这么咄咄逼人!我知道你嫉妒我在家里受宠,可是你也没必要这样害我吧?”

  害她?鱼沫差点想笑,她冷冷看了鱼乐一眼,丢下一句:“随便你怎么想,明天我跟你一起去拿设计稿!”说完不再理会气的跳脚的鱼乐直接进了浴室。

  鱼乐见鱼沫居然不甩自己,身一把抱住代孕母亲撒娇:“妈,你可要帮我!”

  冯美眸色一沉,拍拍小女儿的手,阴狠道:“放心,妈自有办法。”

  翌日,沉睡中的鱼沫感觉手臂一阵刺痛而睁开眼,便看到一脸凶恶的冯美正拿着手机站在床边,“死丫头,还不快点给我起来!

  乐乐出事了!”

  半个小时后,鱼沫出现在了风逆大厦楼下,眼前传来一阵阵晕眩感,鱼沫不由苦笑,她妈妈为了不让她阻止鱼乐,居然对她下安眠药。

  走进大厅,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便迎了上来,恭敬的问道:“您好,请问是鱼沫小姐吗?”

  鱼沫点点头:“我是。”

  男子微微一笑,侧身做了个手势:“我是总裁身边的特助方乔,请跟我这边来,总裁已经在等着您了。”

  听到总裁两个字,鱼沫心里一紧,跟在方乔身后进了电梯。

  鱼沫跟着方乔来到总裁办公室外,外间还有七八名男女正在低头工作着,方特助敲了敲门,“总裁,鱼沫小姐来了。”

  “进来。”

  得到里面的允许,方特助推开门,对鱼沫做了个请的动作。

  鱼沫眼前突然又是一阵眩晕,她顿时蹙眉,强忍了不适感走了进去。

  走进办公室,鱼乐抬头第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坐在办公桌后的男子,一身剪裁得宜的深蓝色系西装,额前碎发散落,几分随意,一双眸子如上等的黑玉,细腻通透,那是一种纯粹的黑色,仿佛能够吸收所有光线,令鱼沫有些舍不得移不开眼。

  他嘴角微勾着,纯黑的眼睛里带着点似笑非笑与她对视,五年,他似乎变了很多,又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。

  “好久不见。”声音略微低沉,漫不经心的。

  鱼沫心里狠狠一震,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,她有些慌乱收回视线,努力用平稳的声音打招呼:“学长,好久不见。”

  听到这称呼,李慕七眼底的笑意猛的一收,眯了眯眼,声音带了丝危险:“学长?我记得你以前可从不肯这样叫我。”

  指甲扎入掌心,鱼沫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:“当年是我年少无知,学长又何必介怀?”

  闻言,李慕七猛的站了起来,似乎想到了什么,头朝沙发那边还扣着鱼乐的黑衣男子道:“把她带出去。”

  几名男子迅速应声,一把拉起鱼乐就往外走,鱼乐有些不甘心的回头看了眼身姿挺拔的男人,在经过鱼沫身边的时候,突然一脸内疚的对鱼沫说道:“姐姐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把你说出来的。”

  鱼沫皱眉,不等她弄明白鱼乐话中的意思,人就被保镖给硬拉着出去了。

  

  04

  门关上的瞬间发出砰的一声,鱼沫心里也仿佛咯噔了一下,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李慕七。

  等他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时,鱼沫已经紧张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。

  俯首看着女子眼中的惊慌,李慕七微微挑眉,从喉间发出一声略带沙哑的轻笑:“呵……”

  两人站的实在太近,那温热的喷息直接洒落在鱼沫的脸上,带着薄薄烟草味,顿时令她皮肤上泛起一层细细的米粒,鱼沫本能的后退了一步。

  李慕七又逼近一步,“你在害怕?”

  鱼沫咬唇,眼睛看向别处,有些底气不足,“没、我没有。”

  白皙的近乎妖娆的长指扣上她尖俏的下巴,强硬的过鱼沫的脸,拇指微微用力将被她咬的血色苍白的唇瓣解救出来,声音低沉蛊惑:“那就看着我说。”

  鱼沫下意识又想咬唇,可下巴被男人捏着,这个动作便落了空,对上男人漂亮的眼睛,鱼沫缓缓一笑:“学长想要我说什么?”

  “嗯,说什么……”李慕七似乎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,拇指似无意识的摩挲着鱼沫光滑的下巴,道:“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?”

  努力忽略男人手指的动作,鱼沫笑问:“我能把那张画拿回去吗?”

  “不能。”男人想也不想拒绝。

  鱼沫皱眉,“为什么?”

  “给我个理由。”他突然低喃。

  鱼沫心中酸涩:“这画是我的,我想拿回去,不行吗?”

  “你的?”李慕七也跟着扬起一抹笑,黑眸旭旭光华,微晃了鱼沫的眼,他突然伸手一把揽住鱼沫的腰,将她扣入怀中。

  鱼沫猝不及防,惊呼了声,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瞬间侵袭,鱼沫不由慌了,冲口而出:“李慕七,你干什么?”

  李慕七动作一顿,低头看向怀中受惊的女人,几分讥诮:“哦?怎么不叫学长了?”

  鱼沫脸上一热,双手抵着他的胸膛推拒着,想离开他的桎梏。

  不过她这么点反抗,实在无关痛痒,李慕七直接揽着她走到办公桌前,长臂一伸,将桌上的设计稿翻,指着背面右下角一行算不得工整的小字,问道:“看看这是什么?”

  鱼沫脸色一白,在李慕七翻过它的时候,她就已经反应过来,不用看,她也知道上面写着什么,因为那行字,是她亲手写的。

  2009年4月27日,鱼沫赠李慕七。

  看到鱼沫的反应,李慕七便知道她是记起了,他一把将她抵在办公桌上,笑容有点冷:“看来你还记得,鱼沫,这画不是你的,而是……我的。”

  “是你拿走了它。”

  这句话,沉沉的压在鱼沫心上,是的,当初她决绝离开,唯一带走的只有这幅画,那是她年少的爱恋仅剩下东西。

小说丨怀代孕期间怎么安全啪啪啪

  她还记得,他搂着她眼中盛满星光,笑话她道:你倒会算,以后这条项链不还是你的。

  眼前似乎又开始有些晕眩,鱼沫咬牙闭眼,缓了一会儿,复又睁开眼,轻笑:“如果我说我反悔了,你能不能把它还给我?”

  黑眸骤然聚起风暴,李慕七周身气息瞬间冷了下来,也许是鱼沫那轻描淡写的浅笑惹恼了他,他的声音染上了薄怒:“女人,你难道没听过覆水难收这个词吗?”

  

  05

  心中的痛意一圈圈放大,鱼沫嘴角笑意不减,对上男人那双冷酷锐利的黑眸,“我听没听过不重要,还不还,不过你一句话的事不是吗?”

  “既然是我的东西,我代孕为什么要还给你?”李慕七缓缓道,她清亮眸子一如既往的倔强,秀致的脸庞上缺乏一点血色,更显得她皮肤白皙通透。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悄然握紧,抑制住想要伸手抚摸她脸的冲动。

  “DK旗下那么多优秀的设计师,相信不会缺这一张设计图吧?”

  李慕七眸光微凝,的确,这张设计图虽然很有创意,但并非至臻至美,甚至在设计上稍显稚嫩。

  可,这张设计图不属于DK,只属于他。

  李慕七眯了眯眼,突然说道:“这就是你的目的吗?”

  啊?鱼沫有些不解他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冒出这么一句,茫然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你让你妹妹拿这张设计稿来DK,不就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吗?”李慕七淡淡道。

  鱼沫却犹如五雷轰顶,她让鱼乐拿来的?还引起李慕七的注意?她瞪大眼睛:“谁说的?”

  李慕七将她的反应收入眼中:“你的妹妹。”

  鱼沫没想到鱼乐居然对自己反咬一口,她们可是亲姐妹!她只觉得心里从没有过的发冷,嘴角苦涩蔓延:“所以……你信了?”

  李慕七眉头一挑:“你可以解释。”

  鱼沫觉得有些好笑,眼前晕眩却突然严重起来,她闭上眼声音有些异常虚弱:“解释了你就会信吗?”他不是已经认定是她指使的了么?那她还有什么好解释的。

  男人却突然扣住她的手,微一用力,便将她压倒在了办公桌上,低头在她颈间轻嗅了一下,有些漫不经心的:“说不定。”

  鱼沫呼吸猛的一窒,两人身体毫无缝隙的紧紧贴合在一起,身上如过电般泛起酥麻,他身上汨汨的热量隔着衣物灼烫了鱼沫的心,她慌张道:“你起来。”

  李慕七无动于衷,修长的手指轻触上她的锁骨,“你不想解释吗?”

  鱼沫顿时汗毛都竖了起来,肌肤因他如此暧昧的动作而泛起薄红,她偏过头,呼吸微微急促:“不想。”

  “我还以为你会很想解释。”李慕七语气微微遗憾。

  鱼沫气苦:“你要我解释什么?说我亲生妹妹偷了我的画来应聘,说是她在诬陷我?你会信吗?”

  李慕七眸底划过一丝阴鹜,抬头时却又是一如既往的淡然,他看着她,缓缓吐出两个字:“不信。”

  虽然早有准备,可真的听到他说不信的时候,心还是绞痛了起来,鱼沫有些自嘲的笑了,他果然是不信的,也对,对于一个背弃过他的女人,何谈信任?

  李慕七挑起她的下巴,“花了的心思,何必浪费呢?既然你想进DK,我可以给你机会,只要……”他没说完,低头一口咬在她的颈间。

  鱼沫吃痛,死死咬住唇,倔强的不肯发出声音。

  男人大手突然滑到她腰间,本来有些陷入他的攻势里的鱼沫打了个冷颤,清醒了过来,也反应过来他刚才没说完的话里的意思,她抓住男人的手用力摇头:“不……不要。”

  被打断了兴致的男人有些不悦的皱眉,抬头冷冷的看着她。

  她深吸了口气,强迫自己看着他的眼睛:“李慕七,我没有兴趣进DK,更没想过要接近你,不管你信不信。”

  那眼里的倔强和抗拒,她说她不想接近自己,轻易便挑起了李慕七的怒气,他脸色瞬间冷了下来,倏的放开鱼沫,站起身,声音又冷又硬:“出去。”

  心中涩涩的疼,鱼沫勉强撑着身子起来,又忍不住去看了李慕七一眼,他脸上表情很冷,他是真的怒了。

  低下头,不让他看到她眼中的湿意,脚步有些虚浮的往门口走去。

  见她竟然真的敢走,李慕七眸光危险了起来,正想上前一步抓住鱼沫,后者却突然身子一晃,软软倒了下去。

  未完待续

  ▼鱼沫这是怎么了?戳【阅读原文】查看精彩后续

Copyright © 2004-2025 惠州美银代孕有限公司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